美军增派一艘核航母部署中国周边 被指向一国示威

“深蓝立委”开炮:洪秀柱等五位党主席人选都不及格

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的一家宾馆的监控摄像头拍摄下一段视频。这几分钟的视频完完整整地的记录了一个男人持榔头,酒店追杀一女子的全过程。警方在调查时发现,酒店说明书上被写下这样一段话,“因为她骗我的太多了,所以我把她杀了,骗我一百万左右,先背叛我,在成都又找了一个当官的”。

以下为文字实录:

路海波(主持人):观众朋友你们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拍案》,我是路海波。节目开始之前,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是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的一家宾馆的监控摄像头拍摄下来的。这几分钟的视频完完整整地的记录了一个男人行凶的全部过程。

这是9月里的一天早晨,画面中出现了一位长发女子,她也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这位女子只身一人来到了酒店,您仔细看,她挎了一个背包,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口袋。随后通过酒店的监控我们可以看到,这名女子来到了酒店之后上到4楼,走到4020号房门门口,然后敲门进了屋。门一开这个女人就消失在了监控画面当中,她是在这里住店的吗?她和屋里的人又是什么关系?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她进门几分钟之后,一场生死追逐就开始了。

根据监控显示,8点05分这名女子再次出现在了镜头里,她开门出来了,可是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了进去的时候那么从容,您看,画面当中出现了一位身穿深色衣服的男子,他和这名女子从房间里是一路厮打着出来的。

杨平(荥经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在受害人进入嫌疑人房间三四分钟后,双方扭打出来,这个嫌疑人是手持了一个榔头。

路海波:危急时刻,女子似乎是爆发出来了全身的力气,她一下子把男子推倒在了地上,当时的情况很紧急,女人甚至没有按电梯,而是直接从楼梯跑下楼逃命去了。

杨平:在大约是余秒钟,嫌疑人手持榔头紧追其后。

路海波:这是酒店一楼大厅拍摄到的画面,女人冲到了一楼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想躲进酒店的总台,但是酒店有规定住客是不能进入总台的,您看这位不明情况的服务员正冲着她挥手,意思是不准进入。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凶神恶煞手持榔头的男子追下来了。

杨平:受害人拿了一个板凳和嫌疑人进行了搏斗。

路海波:面对着气势汹汹的来人,女子选择了正面反抗,而这突如其来的打斗,吓坏了酒店总台的服务员,只见她跳到了服务台上,逃了出去。而这个时候注意了,这是长发女子第二次挣脱了男子的袭击。长发女子跑向了酒店的大门,她是想冲到外面去,然而不幸的一幕发生了,这家酒店的大门是一道感应门,之前正好有一位顾客走出去,而感应门一般都是这样的,只要它关门的时候超过了一半,下一个人就只能再等上一两秒钟,等这门关上之后再打开,他才能过去。也就是这一两秒的功夫,悲剧发生了。您看这大门正要关上,而被袭击的女子刚好跑过来,一秒、两秒感应门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映,手持榔头的男子已经窜到了女子的身后,两秒钟的耽搁,让可怜的女子无路可逃,这正对酒店大厅的摄像头让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幕。

男子举起了榔头照着女人的头部就是重重的一击,女子当即倒地。随后行凶者并没有住手,而是举起了榔头又狠狠地砸了下去,长发女子倒在了酒店大门口的血泊之中。这通常情况下,行凶伤人之后,犯罪嫌疑人都会慌不择路的逃跑,但是这个行凶男子有点奇怪,他伤人之后并没有跑,而是拿着榔头满身鲜血地再次进入了电梯间,并且按亮了4楼的电梯按钮,他这是要回4020房间吗?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回到现场好像比逃跑还要重要,这是为什么呢?凶手的举止非常的怪异,而这个时候一楼的酒店工作人员那肯定是马上打了电话报警,很快110、120都来了,女子被紧急送往了医院。

杨平:到现场过后,然后就看到大门是开起的,那个女的嘛就躺在,平躺在地上的,然后在头部的地上有一大滩血。

路海波:从早上的7点58分这名女子进入房间,到8点05分女子跑出来,中间有7分钟的时间,这7分钟是没有监控的,这7分钟的时间里,4020房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行凶男子和受害女子怎么就厮打起来?男人又为什么要下这种杀手呢?这几个问题一切都还是谜团,可怕的是接下来的3分钟在监控录像里发生了刚才的那幕惨案,那么受害女子她的情况怎么样?她是死是活呢?我们先到医院去看看。

何涛(荥经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伤主要就在头部,头部受到了数下重击。

路海波:送往医院急救的女子渐渐的苏醒过来,经过询问警方得知,她叫杨洁40岁,是当地一所医院的护士,见到她逐渐恢复了意识,警方赶紧过来询问了解情况。

民警:是哪个打的你?

杨洁:周仕迁。

民警:周仕迁,用啥子打的?

杨洁:棒棒跟铁锤。

民警:棒棒、铁锤。打了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

杨洁:没有。

路海波:生命垂危的杨洁忍受着剧痛,报上了仇家的名字周仕迁。

杨洁:他就说他要把我杀了。

民警:他要把你杀了。是你跟他两个有啥子矛盾嘛?

路海波:在监控当中这个疯狂行凶的男人就是周仕迁,可是周仕迁为什么要对着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紧追不放痛下杀手呢?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而他们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恩怨呢?不过这个时候问一下杨洁,应该就知道真相了。可是就在警方向杨洁询问两个人关系的时候,这杨洁却突然不再开口说话了,您说是不是有点奇怪呢?通常的情况下,如果是被人给伤害了,当着警察的面,肯定会愤怒地控诉对方的不是,可是这杨洁遭遇了袭击,被周仕迁用榔头重重的打了几下。所幸抢救及时才保住了自己的性命,您说这警方询问的时候,她为什么不肯说出来自己和周仕迁的关系呢?

解说:死里逃生的被害人为何缄默不语?

民警:你到房间里去是干什么?

杨洁:他喊我去。

解说:杀气腾腾的行凶者毫发未伤,死因却如同迷雾。

周仕迁的儿子:不是我不相信,包括我的任何一个他的朋友都不相信。

解说:屋子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阳光下的罪恶”《拍案》正在播出。

路海波:一名中年男子在4楼是追杀一名女子,在酒店门口用榔头砸倒了女子,这几榔头都是奔着要害而来的,遇袭的女子名叫杨洁,她被紧急送往了医院,捡回了一条命。可是警方赶来了解情况的时候,她除了说出了凶手的姓名叫周仕迁之外,别的什么都不肯说了,而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行凶的人伤人之后不跑不藏,而是平静地返回了酒店的4020房间,在那里他离奇地倒下了,身上却一点伤口都没有。这个4020房间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警方赶到的时候现场一片狼藉,有明显的打斗的痕迹,床单上、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而凶手周仕迁正静静地躺在床上。

阴敏(荥经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技术员):躺在床上,好像已经是昏迷不醒,然后送到医院里面。

路海波:很快周仕迁被送往了医院,一个小时之前还在宾馆里生死搏斗的两个人,又在医院的急救室见面了。尽管周仕迁的身上布满了血迹,但是医生仔细一检查,却一点伤痕都没有,周仕迁昏迷着来到了医院,开不了口了,而且时间没多久他就死了。我们说人生百态,世事无常,一个小时之前在监控录像中周仕迁非常的威风,手持榔头从4楼追杀到1楼,杨洁东躲西藏命都差点丢了。但是一个小时过去之后凶手周仕迁死了,而杨洁经过抢救活了,也就是说害人的人死了,被害的活了。而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周仕迁在行凶之后为什么要急着回房间,从他进入房间一直到他死这个时间段里,4020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事发之后不久,死者周仕迁的儿子赶到了现场,对于警察推测的周仕迁畏罪自杀的说法,周仕迁的儿子马上是摇头反对,说这绝对不可能。

周仕迁的儿子:不是我不相信,包括我的任何一个,他的朋友都不相信,晓得不。

记者:每个人都不相信你爸爸是自杀。

周仕迁的儿子:嗯。以前啥子都没有,晓得吗,他是都没有想过去死啊那些,怎么可能自杀。

路海波:据周仕迁的儿子说,父亲是一个生意人,虽然算不上富甲一方,但是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在生意场上周仕迁几经沉浮,靠的就是恒心和忍耐,当初在他一贫如洗人生最低谷的时候,父亲都没有动过轻生的念头,时至今日父亲的生意还算红火,不可能会自杀。家人认定周仕迁不会自杀,而警方回看监控录像,发现了一个细节。您瞧杨洁在进入酒店的时候手里曾经提着一袋东西,等她跑出房间的时候塑料袋已经没有了,那么这个塑料袋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呢?这和周仕迁的离奇死亡会有关系吗?

民警:你到房间里去是干什么?

杨洁:他喊我去。

民警:他喊你去,他给你打电话还是哪个?

杨洁:他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喊我今天早去。

民警:喊你今天早上去。

何涛:周某给她打电话呢,主要是喊她把他的充电器和衣服带过去,那么随后她就把他的充电器和衣服带过去了,带过去之后在房间里,周某也没有过多地给她说啥子,所以她很自然地就去打水来烧,一切都很自然,她也没有意识到她会遇到这种遭遇。

杨洁:他就拿棒棒打我,我都以为他开玩笑的。

民警:先用棒棒打你,打你哪里?

杨洁:脑壳上。

民警:然后呢?

杨洁:然后就用锤锤打的。

民警:锤锤打哪儿?

杨洁:还是脑壳上。

路海波:杨洁回忆说,房间里头除了他们两个人再也没有其他人进入了,警方再次调出了监控录像,也看到自从周仕迁杀人之后回到房间,的确是没有任何其他的人再进入过4020房了,这么说来周仕迁的死亡难道真的是自杀吗?警方也很快拿到了一个证据,他们在房间里的一个角落发现了一个玻璃瓶。

阴敏:房间里面遗留了有少量液体敌敌畏物品里面的东西,检验出来是有机氯农药。

路海波:经过对周仕迁的尸体检验,法医在他的胃里发现了和毒药成分一致的残留物,警方证实周仕迁的死亡原因正是服毒身亡。

何涛:(周仕迁)提着洋镐锤坐电梯就返回他的房间里面去,然后自己就喝农药就自杀身亡。

路海波:法医提出的“自杀说”这个时候似乎是唯一的判断了,而这个时候在事发的房间里一段写在酒店说明书里的文字也被警方发现了。上面是这样写的“因为她骗我的太多了,所以我把她杀了,骗我一百万左右,先背叛我,在成都又找了一个当官的”。这是写在酒店说明书上的遗言,寥寥散乱的文字似乎透露着周仕迁和杨洁之间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她骗了我太多”,“骗我100万左右”,“现在背叛我”,这些个遗言似乎都在表明着行凶者周仕迁才是最大的受害人。从可疑的自杀到这封只言片语的遗书,那都让周仕迁的子女感到疑惑,如果说父亲的身边真的有杨洁这个女人,而且为她还花了100多万,那作为子女他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情呢?再看看这封遗书,真的是父亲留下来的吗?周仕迁的子女越发的觉得这里边有阴谋,父亲的死就是被这个阴谋给锁住了。

解说:寥寥数字的临终遗言是他的愤恨绝笔,还是另一场阴谋。

记者:你有看到当时爸爸那遗书吗?

周仕迁的女儿:看到了。

解说:血案发生前的一条条短信,揭开的是至死不渝的爱,还是万劫不复的恨?

杨洁:我们两个一直都有关系,都有情人关系,我们有3年左右。

解说:蹊跷的血案背后,还有哪些不能言说的秘密?“阳光下的罪恶”《拍案》正在播出。

路海波:行凶者周仕迁在作案之后留下了寥寥几句奇怪的遗言,然后就服毒自杀了,这个时候案件貌似已经水落石出,可是其中的一些个细节还是留下了很多的疑问。尤其是周仕迁的儿女他们始终认为这里面另有玄机。比如说父亲为什么要追杀杨洁?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记者:你有看到当时爸爸那遗书吗?

周仕迁的女儿:看到了。

记者:是爸爸的笔迹吗?

周仕迁的女儿:我们当时也是怀疑,怀疑有可能不是他写的,但是又看那个字又,还是又确实是他的,他写字就是那样很草很草。

路海波:在反复比对了字迹了之后,尤其是落款“周仕迁”这三个字之后女儿还是接受了这是父亲亲笔的事实,这样来,她的父亲服毒自杀也是事实,可是疑问还在,一个有头有脸的啊老板为什么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一个女护士痛下杀手呢?两人之间真的是地下恋人的那种关系吗?周仕迁的女儿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秘密,什么秘密呢?父亲手机里头的短信,这些个短信就像是一段缠绵悱恻的小小说,把这宗血案迷案背后的隐情,一点一点地就给串起来了。

周仕迁的女儿:我们拿到他的手机,他就发短信,他不晓得怎么想的,他把钱他就说做生意的钱他全部拿给那个女人,晓得不。

路海波:在我们常人的印象里,那些个经商的生意人脑子一般都是比较精明的,你想周仕迁能把做生意的钱全部交给杨洁,就凭这一点足以说明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不是什么蜻蜓点水有点好感而已,应该说周仕迁给予了杨洁亲人般的信任,而在外人看来老周这是脑子出问题了,情人最后处处就处成了老板娘这得多傻呀。

杨洁:我们两个一直都有关系,都有情人关系,我们有3年左右。

路海波:杨洁最后自己也说了,她正是周老板的情人,早在3年之前周仕迁做生意的时候就结识了女护士杨洁,两个人很快就交往在了一块,打那会起周仕迁就很少回家里,和杨洁过起了日子,这一过就是3年。可是奇怪的是对父亲还算关心的周家的儿女们对这事竟然一无所知。

记者:那个女人你们曾经知道她存在吗?

周仕迁的女儿:不晓得,因为我们在雅安,她在荥经,我老爸又是在外面做生意,他都很少回雅安,我们就不晓得,就是晓得他在外面有那个,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买房子这些。

周仕迁的儿子:他临死之前都还给她娃娃打了一万块钱,晓得不,还给她在明山买的房子,就是他的朋友基本上都晓得,你就是晓得是他买的房子,你也追不回来,一分钱都没有。

周仕迁的女儿:钱都拿给她,都不晓得多少,哪晓得呢,什么都还不清楚。

路海波:周仕迁在55岁的时候背叛了一份爱,成就了一段情,那么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因爱生恨,对喜欢的女人要痛下杀手呢?我们不妨再来看看他的遗言,“她骗了我太多,骗了我一百万左右,她背叛了我”,正是这些只言片语让周仕迁的儿女认为,这受害人杨洁其实才是真正的凶手,可是对此杨洁却坚持说我不是骗子。

杨洁:他提出来的分手,他说我跟了他3年,他说把房子钱给我交了,还差24万,他说把房子钱,我给了你,我们两个就断绝来往。

民警:他说你骗他一百万又是怎么回事?

杨洁:他乱写的。

民警:乱写的。

杨洁:嗯。我进去看他写了一张纸条子,我说你开玩笑。

路海波:听了杨洁的解释,看到父亲这一笔笔的支出,周仕迁的儿女才明白了,父亲是彻彻底底地变心了,要不是对这个女人动了真感情,父亲绝不会背着家里,把所有的积蓄全部都交给这个女人,在女儿看来如果不是杨洁欺骗了父亲,父亲也绝不会成为杀人凶手,更不会作出同归于尽的决定。

周仕迁的女儿:他肯定就是喊她拿钱,她肯定就不拿钱,不把钱拿出来,还有一个原因他说的是那个女的又重新找了一个(男人),我老爸因为这件事情就恼火,喊她拿钱她又不拿,他肯定有点气愤才这样的。

周仕迁的儿子:她到处骗人的嘛。

记者: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周仕迁的儿子:我的朋友有些认得到她的,就是骗钱,到处骗,这里骗一笔,那骗一笔的,她是那种人。

周仕迁的女儿:很多人就说她是那个女人骗的钱太凶了,知道吗?她不仅是骗我老爸,还骗了好多人,知道吗?只是我老爸可能要相对而言付出多一些,第二个是我老爸肯定喜欢她那样多一点,知道吗?有点在乎她,他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如果不喜欢肯定不会那样。

路海波:杨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可能没有人说得清楚,而她到底是先骗情,再骗财,还是真的和周仕迁就相爱过呢,如今也没有人愿意去考证了,反正周仕迁这周老板是为情所困,越陷越深,直至付出了生命,这是真的,这笔账是笔糊涂账,反正他是彻底赔了。我们说这但凡偷来的东西它都有两个特点,一个价值上见不得光,二是用起来也没什么底气,商品如此,感情也同样是这样。

“深蓝立委”开炮:洪秀柱等五位党主席人选都不及格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